客服热线:
0631-5206985 5206567
客服工作时间:9:00-18:00
新闻资讯
机构介绍
服务项目
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法律法规
通知公告
资料下载
招才纳贤
联系我们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资讯
申请破产保护、清算、亏损扩大、裁员 日子难熬
时间:2017-08-07 13:22        浏览次数:

全球最大海工船船东申请破产保护 5日12日,美国海工船船东Tidewater和主要债权人达成债务重组协议,将于5月17日申请破产保护,涉及的未偿债务总额约为16亿美元。当天,Tidewater价大跌31%,创历史新低。根据预先制定的的破产计划,Tidewater现有的普通股股份将被注销,现有股东将收到重组后公司普通股5%的普通股。Tidewater是全球最大的海工船船东之一,据克拉克松统计,Tidewater船队规模超过350艘、156万修正总吨,平均船龄17年。

Swiber Holdings清算旗下控制两公司

另据消息,新加坡正在进行重组的海工服务船东Swiber Holdings其下控制的两家子公司正被清算。

这两家子公司分别为Southsea Marine以及 Swiber Atlantis ,他们将在清算人Deloitte & Touche的主导下进行清算。

根据VesselsValue提供的资料显示 Southsea Marine拥有一艘2008年建造的,4000马力的AHTS Swiber Explorer。

Swiber Atlantis 旗下有一艘 3,400-gt 潜水支持船 Swiber Atlantis,2010年建造。

由于不能按时偿还到期债务,去年7月,SWIBER 正式 向法院提请破产保护申请。

Marco Polo Marine亏损扩大

Singapore-listed offshore services firm Marco Polo Marine saw its first half loss deepened to SGD4.77m ($3.4m) compared to the loss of SGD1.1m in the same period of last year.

另一家新加坡上市企业Marco Polo Marine近日发布财报,根据报告显示该公司2017财年(上一年10月-下一年9月31日)上半年以及2016年10月1日-2017年3月31日,该公司半年亏损扩大至477万新元(约合340万美元),而上一年同期这一数据为110万新元。

收入方面2017财年上半年为2425万新元,相较于上一年同期2896新万元下降了16%。

该公司表示收入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OSV船队使用率以租金的下降。虽然拖轮和驳船的使用率有所上升,但是不足以抵消上述原因带来的不利影响。

Boskalis裁员230人

另外一家来自于荷兰的海工服务船东Boskalis 近日宣布,为了节约成本将裁掉其总部230名员工。

Boskalis 所拥有的主要船舶为挖泥船,Boskalis 持续恶化的市场导致我们不得已而为之。

该公司表示将努力节约成本大约3000-3500万欧元.并且公司已经完成对公司船队的合理性优化计划。

从Swiber公司的清算我们可以学习七件事

翻译|高鹏 英国某船舶经纪公司

1、 订单簿:无事生非?

以项目为基础的公司喜欢吹嘘这个,因为签约项目的规模应当是可以衡量在可预见未来的确认收入。然而,投资者和债权人应该有所保留。2016年2月29日在其最新的年报中,Swiber是“高兴地报告”他们持有13亿5000万美元的签约订单—是其2015的收入的1.6倍左右。这看起来不错,但风险是签约订单总是可以撤销,可延迟或合同条款(如价格)可以重新谈判的。2016年7月8日,Swiber警告(仅在新交所质询后),“由于2014年下半年以来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疲软”,其7.1亿美元的项目在西非已不能如期开展。Swiber补充说,它并未确认任何与该项目相关的收入。现在我们知道,该公司的收入确认政策是基于建设项目完成的百分比(见注其2015年报的73页2.10款)。尚未确认任何与本项目相关的收入(西非,在2014年12月被授予),这可能意味着在整个2015年度swiber根本没有开始建设这一重要项目。如果这是正确的,为什么在它的2015年报中没有披露这个西非项目的延迟或从未开始,甚至直到2016年7月8日一直缄口不说。事实上,到今天为止,一直没有公布授予这个大合同的客户名称。这7.1亿美元的西非合同显然比13.5亿美元全部签约书更具法律意义。这就是为什么新交所说将针对swiber公司进行“彻底调查”。

2、 归咎于雨,但不要归咎于石油价格暴跌

对于与石油和天然气相关的公司来说,将他们的财务问题归咎于石油价格暴跌是非常容易和方便的---嘿,这不是我的错,只是外部市场因素和坏运气,我怎么能知道,对吧?

喔,这不是真的。Swiber的管理团队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投资和PPE(物业、厂房及设备),在2013年底是5.74亿美元到2015年底已高达9.73亿美元。在短短的2年这些资产增加的70%正是银行贷款,应付票据和“高级永久资本证券”(支付年收入9.75%给持有人,尽管这已经被列为资产负债表上的权益,但实际上这却是债务形式)的刺激下产生的。净债务权益比率(又名净负债比率)令人深思的从2011年底的1.1倍上升到2015年底的1.59倍。Swiber 的2015年报似乎向股东再次保证银行要求维持资产负债率不超过2倍(见注32,119页)。因此,从表面上看,似乎Swiber一直恪守与银行约定的底线。但这仅仅是一点点慰藉,因为1.59倍本身对周期性行业的公司仍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水平。限制性契约的高门槛水平使金融风险控制的基准变得失效。

此外,年报没有明确的报告的是,因为这不断上升的债务负担,Swiber的利息备付率(即税前利润/财务费用)已经从一个相对舒适的2011年底的4.1倍,下降到2014年底和2015年底的1.5倍和1.16倍。在外行看来,这意味着利润越来越少,支付的利息费用不断上升;到2015年底该公司几乎没有任何的安全空间以缓冲在主要盈利来源方面的误判和坏运气。

一个人应该总是在思考“什么可能出错”,首先保护他的不利的一面,并在形势乐观时小心的扩大使用债务。正确的事情通常与直觉相反。

3、 考虑你将如何偿还贷款:因为现金为王(仅依靠运营方式,既不出售资产也不通过融资)

中期多币种票据项目(“MTN”)听起来像是一个有用的工具,你的银行家将高兴地推荐给你,许多新交所上市公司似乎都在通过发行中期多币种票据借贷。但由于MTN的期限相对较短(通常为3至5年),借款人必须保证通过投资和经营活动使它能迅速产生足够的现金甚至更多一些,以在3或4年后到期偿还本金,这绝非易事。

2013年,Swiber发行了1.6亿新加坡元固定利率债券,2017到期;2014年,它分别发行了2.3亿新加坡元的固定利率债券2016年到期,5000万新加坡元的固定利率债券2017年到期。然而,在2011和2014之间的4年里,Swiber经历了2年的经营活动负现金流;其最好的一年是2014,也只有3300万美元的经营活动正现金流量。如果Swiber管理团队当时没有祈求支付和应收账款的迅速扩张,达到(至少)10倍的现金流,该公司可能只能出售资产,同样说明这绝非易事。更可能的是,Swiber和债券持有人可能更希望银行和债券市场足够好到能为这4亿4000万美元中期票据在今年和明年期间以一个合理的低利率再融资(这并不包括另一个2亿3100万美元的今年到期银行借款),这也引出了我的下一个论点。

4、 银行的银行业务:你真的想伤害我吗?

鲍勃·霍普曾经说过,“银行是这么一个地方——如果你能证明自己不需要那笔钱,他就会借给你。”喜剧演员的那句话今天听起来依然准确。但对这句话,我想补充说,如果银行已经借给你钱了,他们可能仍然会借给你钱,进而意识到,你太大了不能失败,也就是你是如此庞大,如此相互关联,你的失败将对更大的经济系统造成灾难。我们现在知道,Swiber(我怀疑其它的当地中小型石油和天然气工程企业也一样)不是被银行认定大到不能倒闭的,在还没有看到明确的复苏前景,后者是不会砸钱的。“我们确实有接触(同Swiber)。(但)我不担心。这是可控的,”大华银行首席执行官WEE EE CHEONG说。

5、 一个好的首席财务官的重要性

在我加入法学院的几个月前我只是一个会计专业本科生,我梦寐以求的工作就是成为一个CFO,因为它听起来很酷,现在我更喜欢把骑自行车作为职业。CFO不仅仅是一个高级会计师兼定期财务报告编纂人兼公司秘书的联络官---尽管这似乎是一些董事会看待其首席财务官的方式。一个有效的CFO应该能够,除其他外,将适当的资本结构同CEO的商业计划和独特的产业特征相关联,以及清楚地理解和建立由潜在的市场风险(如在这个案例里的石油价格暴跌)带来的金融和信贷风险模型(与资本结构相关联)。最终的结果应该是一个可持续并为股东带来附加价值的资本结构。换句话说,一个有效的CFO必须扮演一个影响者的角色。

财务管理和风险管理不能对市场或者CEO的看涨风中的金融模式的漫无边际的臆断“满怀希望”,取而代之的应该是对现实的压力测试和敏感性分析的“最坏的预期”,这带来了我的下一个论点。

6、 风险管理与内部控制

这是一个善意的提醒,我引用新加坡企业监管守则和Swiber 2015年报中的企业监管报告:-“第11则: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董事会负责风险监管。董事会应确保管理维护一个健全的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体系以保护股东的利益和公司的资产,并应确定董事会在实现其战略目标中愿意承担的重大风险的性质和程度。董事会每年检讨本集团的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框架的充分性和有效性,包括财务、运营、合规和信息技术控制。”